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数码

千亿手机回收市场即将释放阿里百度蠢蠢欲动

来源: 作者: 2018-09-29 10:00:03

千亿回收市场即将释放 阿里百度蠢蠢欲动

近年来,智能行业发展日新月异,更新迭代不断加速。有调查显示,约50%的用户每18个月就会换机。

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生产国和消费国,然而在一片红火的新机销售市场背后,我国废旧的回收率却很低。目前回收利用的瓶颈在哪里?

回收价格低废旧回收率不足2%

白领夏女士的抽屉里面整齐地码放着三部、旧。她告诉,自己之前也尝试在附近的流动商贩询价,但是因为回收价格太低,令她无法接受,最终还是将这几块“鸡肋”重新放进了抽屉中。

夏女士:比如说我会有一个屏幕上的划痕,回收摊贩它就会给到一个几成新这样的一个价格,然后这个价位就会特别特别的低。

流动商贩报价低,通过互联平台回收旧,价格也不高。随机进入一家互联回收平台,输入自己闲置的诺基亚N97和三星S5830i这两款入门款智能机,报价均为5元。只有iPhone6s、iPhone6、三星S6等少数机型,标明未拆机、功能完好、八成新以上的回收价格才能达到千元以上。

互联回收企业爱回收华南大区负责人黄元海:回收的价格比较低,由于客户对比的是自己购买的价格,比如一台苹果iPhone6,他买的时候是五千多,然后现在回收的价格是两千多,他客户觉得这个价格差的太大,但是用了两年之后一定是会贬值的,更不用说现在已经出来了,更新的iPhone7、iPhone7+、还在售卖的iPhone6,其实本身新款也只要三千来块钱。

很多市民会将淘汰的闲置于家中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:担心废旧被回收后隐私会泄露。

刘先生:卖的话卖不了多少钱,那万一泄露个什么隐私,或者是泄露个什么东西、信息、号码,经常收到短信就很不好,就很不喜欢这个。

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6年国内市场出货量为5.6亿部。以国内庞大的人口为基数,消费者平均换机周期大约在个月左右,业界预测未来几年中国每年更新的数量可能会达到4亿至5亿部,与巨大的旧存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目前我国旧回收率不足2%。

清华大学循环经济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温宗国:作为贴身的物品,体积小、重量轻,所以很容易存放,许多居民顾虑这种敏感信息的安全保障,他宁可选择放在家里面;第二就是现在的回收价格,还不足以刺激用户,提供给回收者,如果街边的这些摊贩出价高,但不安全,对于价格不敏感的这些用户,他们就没有动力送去回收。

资本涌入回收市场二手存量价值过千亿

虽然我国旧回收率不足2%,但以国内庞大的人口为基数,整个二手市场的资源是一块非常大的蛋糕。面对这还未被释放的巨大市场,让不少资本纷纷进入二手回收行业。在回收端,国内涌现出多家互联回收企业,他们正借助互联、大数据、O2O等大规模拓展二手回收业务。

不论是阿里巴巴旗下的二手交易平台“咸鱼”,还是百度投资的“百度回收站”、58同城建立的“转转”,多家企业都陆续进入二手市场跑马圈地的争夺阶段。

互联回收企业爱回收总裁郑甫江:去年一年我们实现了500多万部的回收量。我们现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开了200多家线下门店,未来也会继续在其他省市开设实体店。

二手回收率低多数平台从未实现盈利

事实上,这类平台更像收集后的分销商,消费者的在这里很快流向其他渠道。上游是散落在千家万户的旧,下游是线下回收市场和渠道。作为中间平台的工作看似简单,预想中的千亿级蓝海市场,本应该一本万利。但实际上,很多平台从未能实现年度盈利,不少二手回收企业面临亏损。

业内人士表示,回收是一个低频事件,很少有用户愿意主动出售自己用过的。二手的另外一个难点在于“交易方式”,让卖方邮寄给平台很难成为常规渠道。但对很多回收平台而言,开线下门店,无疑增加了运营成本。

成本高企回收拆解企业面临成本倒挂

回收之后,一部分报废不能使用的,会被送至专业回收拆解企业进行处理。据统计,1吨电路板能回收黄金1000克以上。可是目前一些下游回收领域的企业却面临成本倒挂。既然废旧能“炼金”,为何废旧回收行业盈利却如此艰难?

唐百通,做报废的二手回收平台已经有两年

千亿手机回收市场即将释放阿里百度蠢蠢欲动

,他的企业通过行业内的流动回收以及国内回收平台,收集各类的报废,按吨卖给有拆解资质的下游环保企业。他表示虽然目前报废的量逐年在递增,但愿意接收这些报废的下游环保企业却越来越少,让他们也倍感无奈。

深圳市爱博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唐百通:目前的话,我们大屏机大概是3块8到4块钱一台,每个月我们是基本上做到50到100万台,另外一个像不怎么值钱的小屏机,它是按那个公斤来算,一般大概现在是50多块一公斤,那目前的话,每个月可以做到30、40吨,每年基本上是以20%、30%的递增速度,报废在增长。

依照我国目前每年废弃1亿部估算,这些废旧总重达1万吨,若全部回收处理能提取1500公斤黄金、100万公斤铜、3万公斤银。王晖所在的具有国资背景专业回收企业,2014年试验拆解了30万台废旧,对拆解产生的电路板、液晶屏进行了贵金属提炼。王晖坦言,这上几十万台的金属提炼,并没有产生任何利润,基本是拆一台亏一台,目前只能通过其他拆解业务来弥补。

四川长虹格润再生资源有限公司项目组经理王晖:实际上它的含量高,并不代表它单个个体的价值高,如果平均到每个来说的话,大概包括它的金、银、铜、锡,等这种贵金属,所有的价值加在一起不到两块钱,但是我们市场回收价,最便宜的这种功能机大概就是在3块5以上,如果我们拆出来的全部交给正规的企业,去做环保处理的话,就是不进行它的二手利用,那么对我们来说是实现了成本倒挂,所以我们肯定是要亏损的。

王辉告诉,拆解不仅需要人工成本,线路板里面的危废物质送出去处理也要付费,比如元器件、树脂粉等,如果按吨计算,不同渠道的处理费需要几千甚至上万元不等。目前大多数环保企业无法支撑,都在观望,期待能够获得一定的政策补贴。

清华大学循环经济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温宗国:我们现在正规的企业,它要建立符合严格的国家环境要求的工厂,还要交税等等。他们的成本是远高于非法的小作坊,所以负担比较重,它的市场竞争力就很低,要尽快出台相应的细则,规范回收市场,尤其是要严厉打击非法回收拆解企业,让他们违法成本很高,制定合理的补贴制度,尤其是建立动态化的这种激进制度。

深圳市行业协会会长孙文平:建议第一政府加大扶持力度,对这样的企业应该进行环保方面的一些奖励,其次我们就应该有一些企业,去钻研这个领域的一些技术,去引进国外的一些先进的方法,其三就是我们老百姓,民众要有这个环保意识,自己肯定处理不好,这个电子垃圾的问题,要交给专门的部门去清理。

相关推荐